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7章 一见钟情
作者:徐风暴| 字数:2272| 更新时间:2019年12月03日

转回头一看,853msc.com:惊喜和激动立时爬到他的脸上。

“钟立文!你怎么在这里?病了?”欧阳云宏惊喜地叫了一声,便向对方走过去。

钟立文是欧阳云宏的亲弟弟,跟随母姓,在巴山县政府工作。

“嗓子有点不舒服,可能是感冒了,到医院开点药。”钟立文解释说,见欧阳云宏行色匆匆的样子,又问,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到巴山县来的?来医院干什么?”

欧阳云宏说:“来看一个同事,她昨天被毒蛇咬了。”

“谁?严重吗?”

“我们市局刑警大队的,叫丁晓岚。”

“丁晓岚?”钟立文惊叫道。

“你认识她?”

“嗨!岂止认识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钟立文亦惊亦喜地说。

欧阳云宏高兴地说:“谈女朋友了!好啊!好啊!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钟立文告诉欧阳云宏,他和丁晓岚是偶然相识的。他们一见钟情,热恋了4年。

4年前,一次,他们乘同一条旅游船去重庆。丁晓岚睡上铺床位,钟立文的是下铺,上船之后她便一直躺在床上看书,一直到夜晚11点钟才关灯睡觉。

大约在凌晨两点钟,钟立文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踩着他的床沿上干什么,便随口问了一声:“谁?干什么?”

一个家伙跳下床,手里拎着一个包,急慌慌往外跑,这时钟立文完全清醒了,一翻身从床上跃起,猛冲上去扭住了那家伙,将他带回了船舱。

乘警来了,却不见丢失旅行包的主人。

船舱里闹哄哄的,正在惊疑姑娘的去向,姑娘回来了。

乘警不满地问:“深更半夜里跑哪去了?”

丁晓岚眨着迷人的杏眼看着乘警:“去厕所了。不行么?”

她孩子气的反问把众人逗乐了,乘警也忍不住笑起来。

乘警将钟立文从小偷手里夺回的旅行包递给她:“是你的么?”

丁晓岚点点头,不解地问:“怎么啦?”

“刚才被小偷偷走了。检查一下,看丢什么东西没有?”

“没什么贵重东西。”说着,她把旅行包倒扣才在床上,“哗”地倒出里面的东西。

众人又乐了:全是探案小说,有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、《狄公案》、《电影厂谋杀案》等等。

就这样,钟立文和丁晓岚相识了。

他们一见如故。经过交谈,双方是同一届高中学生,是相邻两个县的,于是更增加了几分亲密。而且,钟立文也是一个侦探迷,还是一个业余探案小说作者,发表了《古楼疑案》、《诱感》、《带血的遗书》几部中篇小说。

钟立文的这几篇小说丁晓岚都读过,作品中那力透纸背的广博知识、丰富情感、敏锐思维及严密的逻辑推理,深深地吸引了她,曾经使她爱不释手。

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第二天,一整天他们几乎都形影相随,站在船头的甲板上不知疲倦地谈话。谈克利斯朵夫,谈于连,谈玛丝洛娃,谈福尔摩斯、波洛、吕班……

船到重庆,他们分别时相互留了联系方式,经过一段时间的联系,两人便相爱了。

说话间,欧阳云宏和钟立文一同来到病房。

丁晓岚已脱离危险,只是身体还很虚弱,医生让他静养几天。

此刻,她正半依半靠在床上看书。

见欧阳云宏进来,她高兴地喊道:“欧阳队长!”随后看见后面的钟立文,又惊又喜地问,“钟立文,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?”

钟立文手指欧阳云宏:“刚才在门口碰到哥哥,听他说你被毒蛇咬了。”

丁晓岚放下手中的书,惊奇地看着他们。

钟立文问:“晓岚,你还记得我那些小说中描述的那个青年侦探欧阳为民吗?原型就是我哥哥欧阳云宏。”

“那你怎么姓钟?”

“我随母姓。”

欧阳云宏关切地问丁晓岚:“你身体怎么样?”

“巳经好了,我打算明天就出院。”

“你还是多休养几天吧,案子的事由我去办。”

丁晓岚问:“有线索吗?”

欧阳云宏看钟立文一眼,钟立文很自觉地走到了门外。

欧阳云宏这才说:“有两点可以肯定:一、死者是他杀而不是自杀;二、死者不是大坪乡人,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第一现场。第一现场可能在这座县城。”

丁晓岚又问:“死者的身份查清楚没有?”

欧阳云宏说;“破案还得依靠群众,我想,最好去县电视台登一条认尸启事。”

丁晓岚从病床上爬起来,说:“这事还是我去办吧!我有个同学在这个县电视台工作。”

“你身体能行?”

“没问题!”

离开医院,欧阳云宏看丁晓岚和钟立文一眼,说:“我去一下巴山县公*局,先走了。”然后甩开大步离开了。

丁晓岚要去电视台,钟立文还要赶回去上班,他们便在路口分手。

两人相约晚上见面。

钟立文住在县委宿舍大院,大院的前身是一座罗马式教堂。坑日战争胜利后,传教士撤走了,教堂空了出来,一度成为国*党的县府衙门。新中国成立后,教堂被政府接管,改做了机关宿舍。

晚上6点,丁晓岚踏进了这座古楼。

她脚下的半高跟皮凉鞋踏在木板楼梯上,发出有节奏的“橐、橐、橐”缓慢而清脆的响声,给这间古朴幽静、雕花环绕的楼亭带来一种生机。

钟立文的房间窗开南北。北窗嘉树丛生,茂密成荫,好鸟百啭,啁啾成韵;南窗俯临清江,遥对群峰,百帆争流,汽笛长鸣。

丁晓岚坐在一张二龙盘绕的雕花楠木椅上,打量着房间的摆设:房间收拾布置得清洁整齐。惹人注目的是那张栗色的大书橱,透过沙磨了暗色条纹的玻璃柜门,可以看见那一排排厚重的、庄严的、色彩斑斓的书脊。窗台上,一盆四季秋海棠生机勃勃,灿烂如火,如红霞覆树,紫气东来。

另一面空旷的墙壁上悬着几幅条屏,笔力苍劲,气势雄浑。条屏的左下角压有一方篆字红印:“钟立文手书。”

“房间布置得真雅致呢!”丁晓岚高兴地夸奖。

“哎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恭维别人!”钟立文笑着说,将一杯弥猴桃汁递到丁晓岚手中,问,“你们在办什么案子?”

“一桩杀人案。在大坪乡发现一具女尸,估计案发现场在这个县城……”丁晓岚说,忽然发现钟立文目光怪异地盯着自己,有些走神的样子,心中颤了一下,问,“你怎么啦?”

“哦,没什么!我在想……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想等你们把案破了,再写一篇侦破小说。”

“你倒会找素材的啊!”

钟立文笑笑,到食堂打饭去了。

一对情侣好不容易见面,但丁晓岚感觉男友似乎在有意躲避什么,他在躲避什么呢请看下一章:心在颤抖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新宝gg登录手机app BBIN旗舰厅平台注册手机app 华人彩票黑钱手机app HG名人馆现金网开户直营网 时时彩申博手机app
世博娱乐欧博 大众棋牌DS太阳城棋牌 msc752.com 马可波罗新世界棋牌 奔驰娱乐GPK棋牌
威廉希尔公司棋牌开户 博彩娱乐城棋牌883 金沙娱乐棋牌代理 王者威尼斯人棋牌开户 667msc.com
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登入 suncity97.com 太阳城投注网 msc22.com 京城娱乐棋牌现金网